电影《国际女郎》讲的是什么故事?

列宁格勒夏季。白夜。塔尼亚走出一家高级饭店,看见民警局的中尉已经在门口恭候她了。这对于她实在是司空见惯的事情。 塔尼亚是个称职的护士,而她的兼职工作则是专接外国客的...


  列宁格勒夏季。白夜。塔尼亚走出一家高级饭店,看见民警局的中尉已经在门口恭候她了。这对于她实在是司空见惯的事情。

  塔尼亚是个称职的护士,而她的兼职工作则是专接外国客的高级妓女,说得好听些,叫“国际女郎”。在前苏联各大城市里,像她这样的人为数不少,而民警局对此却也无可奈何。在前苏联这样一个不承认存在此种社会现象的国家里,还没有一个法律适用于她们。所以民警局能做的事充其量也只是罚款、教育。

  在民警办公室里,中尉正在对塔尼亚进行例行公事的询问。塔尼亚对他的问话却所答非所问。她全身心地沉浸在回忆中。今天凌晨,她和瑞典人爱德华做爱后,那个瑞典工程师非常郑重地对她说:“我要和你结婚。”

  “我的新生活就要开始了。”刚刚走出民警局的塔尼亚这样想。她的全身似乎都洋溢着快乐和欣慰。

  “妈,我要结婚了,去瑞典……”当塔尼亚把这个消息告诉妈妈时,这位年迈的中学教师惊叫起来,接着就用充满忧虑和恐惧的目光久久地盯着塔尼亚。塔尼亚的母亲是个传统的普通知识分子,很难接受女儿嫁给外国人这样的事实。如果不是老太太过去的学生丽雅莉卡在早餐时来找塔尼亚,母女间关于女儿出嫁的争论就无法收场了。丽雅莉卡才18岁,非常漂亮,可惜没考上大学。塔尼亚给她在医院找了个工作,但她却非常羡慕塔尼亚的“第二职业”。当然,塔尼亚的母亲对这些全然不知。

  塔尼亚开始为办理复杂的涉外结婚手续奔忙,当然会有许多麻烦在等着她,因为涉外婚姻在前苏联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前苏联政策规定,苏联青年出国定居必须经父母同意,并声明对他无经济要求。塔尼亚的酒鬼父亲多年以前就抛弃了她们母女俩。但他非要塔尼亚拿出3000卢布才肯签字同意她出国。为了筹措这3000卢布,塔尼亚只得再次“兼职”。尽管同爱德华相爱后她已决心不再干这种事,但此刻她却无可奈何。当她被她从前认识的一个日本阔佬抱在怀里时,她对自己感到非常厌恶。

  塔尼亚外嫁了。母亲和朋友们为她举行了一个小型的告别宴会,然而宴会的气氛并不欢快。塔尼亚默默地凝视着窗外,那笼罩在月光下的造型难看的楼房、狭窄的结了冰的通道、简陋的住宅区,这一切对她来说,似乎都变得亲切了。这里毕竟是她的家,她的祖国。曾经有一次,当她和一位忠于职守的民警上尉聊天时,她讽刺对方说:“咱们俩到底谁更富于悲剧性呢?是你,还是我?”现在,大概她自己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。

  塔尼亚把丽雅莉卡叫到身边,嘱咐她好好照顾她的母亲。丽雅莉卡答应着说:“我也想去那边。”

  塔尼亚开始了侨居生活。她每天收拾寓所,去超级市场买东西,给爱德华打电话。尽管瑞典的生活方式与前苏联不尽相同,塔尼亚还是逐渐习惯了。她只是抑制不住对母亲的思念。

  一个偶然的机会,她邂逅了一个前苏联卡车司机,他常在列宁格勒和斯德哥尔摩之间跑运输。塔尼亚请他吃饭,还买了一大堆东西送给他,当然也托他给母亲和丽雅莉卡带些礼物。他们分手时,她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伤感。

  “告诉他们,我这里一切都非常、非常、非常好……”塔尼亚再也忍不住了,终于放声痛哭起来。

  不久,爱德华于一个星期天在家宴请宾客。糟糕的是,几乎所有在座的男人都是塔尼亚在列宁格勒从事兼职工作时认识的,其中有一人在餐桌上死死地盯着她。塔尼亚记得当初正是此人把她介绍给爱德华的。聚餐时塔尼亚不小心弄脏了衣服,当她上楼换衣服时,这人突然出现在她面前,并试图强迫她重温旧梦。塔尼亚不肯就范,他便恶狠狠地骂道:“你该感激我,是我把你让给爱德华的。别忘了你过去是干什么的,臭婊子!”

  塔尼亚把一个酒瓶重重地砸在他头上,并用猎枪对着他警告说:“听着,是你感觉不适,自己摔倒的。”

  塔尼亚曾是“国际女郎”的流言在爱德华供职的公司传开了,他因此而丧失了提升的机会。来自前苏联的消息也不妙:塔尼亚的女伴们因倒卖外汇被捕,事件涉及塔尼亚在国内的活动。那个为塔尼亚传递祖国消息的卡车司机再也不到斯德哥尔摩来了。爱德华和塔尼亚的情绪都很糟糕。一天,为了一点小事,他们终于大吵起来……过后又言归于好,因为爱德华毕竟很爱她。

  塔尼亚接到母亲病重的电报,决定马上赶回列宁格勒。为了不耽误飞机,她把车在高速公路上开得飞快。雨天的路面不断打滑。她突然发现前方有一辆车迎面驶来。刹车时,她听到了金属的撞击声……就在同一时刻,塔尼亚的母亲因不能接受女儿曾是“国际女郎”这个事实,忍受不了侮辱,打开煤气自杀了。

  在列宁格勒某一高级饭店里,丽雅莉卡正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同外国人调情。她的装扮奢华昂贵。她那艳丽无比的脸上挂着职业化的微笑……

发表评论
加载中...

相关文章